You are here
Home > 别当过客,马上入会 > 54、我生命存在之意义(王丽贤)

54、我生命存在之意义(王丽贤)

我生命存在之意义
王丽贤(华桥崇圣大学)
 
  一百三十多年前,我的祖父从潮州到泰国做生意,当生意发达就在泰国成家立业,娶妻生孩子。
  我父亲十岁时,祖父带他到中国要他吸收中国文化,学习中文,在他二十多岁时,发生日本侵华战争,不得不回泰国了。
  父亲住在中国十多年对中国深爱如乡,念念不忘,有空时常讲中国历史,文化,名人故事给我们听,在不知不觉中我慢慢喜爱中国,为了想深刻了解中国文化,这些年来我一直认真努力学习汉语,更想发扬光大我是泰国华裔第三代。
  2013 年我从公司退休, 本来想要实现走遍中国的梦想,在工作期间很难找空旅游。可是表姨要求我去那空那育府教汉语,她说这所学校,是一位大和尚,为住在偏远山区农村的孩子们而建立,因为太偏僻 ,工作也倾向于多累少钱,所以无法请来汉语老师,希望我能帮忙。
  我去拜见大和尚,他对乡下贫困孩子的教育思想真是很伟大。
  我给乡下孩子们营造一个阳光,学习知识,培养他们成为一个好习惯的人,变好习惯能使他们终身受益,国家得利。”
  大和尚还对我说:
  这时代汉语非常重要,你和我 一起为这些孩子做出一点点贡献吧。”
  我终于答应了大和尚,传播知识是很有意义的工作,虽然教书这方面对我来说是非常陌生的,可是我也要对学生尽到了我的责任。后来一位学姐介绍我去台湾国立师范大学师资培训。
  2013 年 11 月 1 日,第二学期开学,我们安排每个星期二给学生上汉语课。学校有一百五十多名学生包括幼儿园,因为时间的限制只能教一年级到六年级。第一次上课我很紧张,学生都用着好奇的眼光瞪着我,不敢跟我说话,
小年级的学生害羞地对我微笑。到了六年级课室,我在黑板上写我的泰名,才听到学生的悄悄话:“ 哇! 汉语老师不仅仅会讲泰语,会写泰字,还有泰名, 真棒!”我说我是泰国人,有什么话都可以跟老师聊 ,他们切默默无语。
  看来学生比老师更紧张。
  又到星期二 ,我在学校走廊碰见两个六年级男学生,他们很尴尬不知道要怎样表现,我来不及打招呼,他们转身跑掉了。在课堂上他们向我道歉, 说是因为很紧张不知道要怎样跟老师沟通,所以跑掉了,我告诉他们以后见 到老师说一声“老师,您好”就可以了
  从此,学生见了老师不跑了,我还能在远方听见“老师,您好”的声音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  在课堂上要有汉语的环境,这是我从师资培训得知的,所以我给每个学生取了中文名字,他们喜洋洋地各自记住自己的中文名,可我整个星期的精神几乎全献给取名工作,一个星期内我取了一百零五个中文名字。
  我以公司“强者存在,弱者淘汰”的观念在课堂上课,教学生学习拼音,大年级学生比小年级学生的记忆力强,有的学生很聪明,教一两遍都会记住;有的学生教了半天没什么进展。我对强者很感兴趣,他们的中文名挂在我嘴边,经常叫他们朗读,当“弱者”模仿。
  过了一个月,我们师生能培养了很好的感请,学生敢对老师说话了,同时也带给了老师不少烦恼。一年级上课时,“弱者”争先恐后说要去洗手间,课堂里乱七八糟,害得“强者”不能安静学习。我想出一个好办法,在黑板上写一句“老师;对不起,我要去洗手间。”给每班学生抄写,教他们朗读,并对他们说:下次上课谁都不能说这句话不允许去洗手间。我以为这个方法太好了,刚学习汉语的学生不一定会说这么长的汉语。
  一年级到四年级上课得很顺利。到了五年级上课还不到十分钟,“弱者”陆续举手对老师说“老师;对不起,我要去洗手间”。虽然说话不太流利,但是一句不漏,我不得不给他们出去, 心里非常好奇,忍不住问存在课室里的强者”。“去洗手间的同学今天太棒了,都能说汉语”,“强者”非常自豪地对老师说: “在上汉语课之前,我教他们背的。”
  当教师,必须发展自己,塑造自己,努力学习,勤奋钻研,提高自己知识和教育水平。
  2014 年 4 月份,我参加泰国华文教师工会,到云南昆明华文学院师资培训。

  这次培训,让我对教师职业的道德观念有重大的改变。

  国运兴衰,在于教育。教师是教书育人的基本使命和主要工作,老师不仅仅教书,还要教育学生,要用平等的爱去教育学生,用宽广的胸怀包容学生的优点和缺点。”
  教授站在讲台上,非常认真地指导我们,“当老师要善良,关心学生,爱护学生,引导学生寻找自己生命的意义,塑造学生完美的人格,使学生实现最大限度的人生应有的价值追求。”
  我非常惭愧,过去,我把学生当员工看待,“强者存在,弱者淘汰 ”是我教学的观念,对差生非常偏心,明显地重优轻差,我几乎都忘记差生的名字,实际上他们坐在我面前,可在我心里他们却没有位置。从现在开始,我要教育我的学生“强者更强,弱者变强”,要公正公平对待每个学生,要给学生平等的爱,宽松的爱,让他们充分享受汉语课堂的
快乐。
  2014 年 5 月 第一学期开学,我带着轻松的心情去学校,“老师,您好!” 在远方飞来的声音,跑声追在我后面。那是一位又黑又胖又可爱,性格开朗的一年级女学生“长优”,今年升班上二年纪了。她握紧我的手,小嘴滔滔不绝地说;“老师,四月份宋干节,我代表我乡村去府上小女孩赛美,获得第二名,村长说我得奖是因为我会讲汉语。”
  我太激动了,上个学期每班上汉语课只有十八个小时,我只能教拼音, 她怎么会讲汉语呢?
  “你讲什么汉语呀?”
  “我能背拼音,声母,韵母,声调。老师教我的汉语我都能说,好像起立,老师您好,谢谢老师,老师再见,老师对不起,我要去洗手间,”
  她停一会儿,继续说:“我还能用泰语翻译给他们听的。”
  “长优” 年龄七岁是班上的班长,人很聪明,在课室里非常认真学习,这些话都是我们上下课时必须用的汉语,“你为什么想起会讲汉语呢 ”?
  “主持人要每个入选的孩子,表现自己的才能特点,获得冠军的姐姐,她会跳泰式舞蹈,我喜欢汉语,所以我的特点就是会讲汉语。”
  “老师恭喜你,你获奖老师非常高兴,你要更加努力学习汉语,以后在工作上一定有用的”。我立刻鼓励她学习汉语.我觉得乡下的孩子很聪明,只是没有机会发挥他们的潜力,如果充分得到知识,学问,他们一定能为国家长远发展 ,长远前进。
  有一次,给一年级学生练习汉语发音“爸爸,妈妈”,要他们回家见了爸爸,妈妈实用汉语称呼。一个很可爱的小女孩很快举手,说她爸爸妈妈离婚了,在家里的女人是新妈妈,她叫新妈妈“姐姐”,还有十多个学生举手,有的说有新爸爸叫新爸爸“伯伯”,有的说爸妈去外地打工跟爷爷奶奶,外公外婆住在一起。
  我觉的学生的基础普遍差,主要是家长的问题,在家庭问题的影响下,孩子不重视学习,上课不听讲,下课不用功,他们不仅仅有着性别上的差异,还有各不相同的生活方式,家庭环境,文化背景,生理心理特征和个性特点。
  “明智”一个很瘦小十岁女学生,今年上四年级,很喜欢拥抱汉语老师, 每次见面常说“我可以做老师的女儿吗?”在上课时很努力,暑假到就放声大哭,因为想念老师。听班主任说,她跟外婆住在一起,外婆是她妈妈的继母,既不爱又不关心她,每次病倒逼迫她上学,要班主任带她去找医生。“明智”为了讨好家人的爱,在家里很勤劳,又为了讨好老师的爱,在学校也很努力学习,她心里最怕没有人爱。
  “光明”今年十二岁六年级男学生,从三年级开始学习汉语,他是班上最差的学生,不喜欢讲话,脸上也难见笑容,从小被爸妈抛弃,爸妈去外地打工,给他住在保姆家,可他们一去不回归,保姆家不得不领养,听说保姆家人对他很好,可他的性格越长大越孤僻,敏感,自卑。
  “彬彬”今年十岁,很爱哭的四年级女学生,父母离婚跟外婆